醫圣故里:一把蘄艾帶動創業潮 湖北省人民政府

發布時間:2016-05-12 16:56 來源:未知 閱讀:
中國藥學家屠呦呦因發現抗擊瘧疾的“神藥”青蒿素獲得2015年諾貝爾獎,中醫藥再次成為世界焦點。《本草綱目》成書420年后,在醫圣李時珍的故鄉蘄春縣,當年他親自命名的另一種野草“蘄艾”,正迅猛生長。
  10月5日,楚天金報記者來到位于武昌水果湖漢秀劇場對面的時珍堂健康養生館。指著布滿大廳的蘄艾艾灸、精油、方劑蘄艾浴、蘄艾茶等產品,時珍堂負責人張浩說,從艾草收購到倉儲、加工、研發和推廣,再到終端千余家淘寶店、數以百計的艾灸實體店和健康養生館,上萬蘄春人正在演繹“一把艾草的瘋狂”。
  種植
  6萬畝基地都難“止渴”
  “千門萬戶懸菖艾,出城十里聞藥香”。在千年醫藥古都蘄春,田間地頭都長滿艾草,碰到消化不良、拉肚子時,不用吃藥,吃兩片蘄艾葉立馬好了;遇到感冒發燒,用蘄艾燒水泡個澡,第二天就沒事了。國慶期間,蘄春縣蘄艾產業協會會長、湖北養生堂集團董事長田群帶著記者來到當地蘄艾種植基地。
  田群是蘄春蘄艾產業化以來的代表人物。2012年,正為鋼構生意如何做大而苦惱的他,意外發現蘄艾加工只有寥寥數家作坊,這讓從小就熟知蘄艾的他嗅到了商機。他當即趕赴武漢與湖北中醫藥大學合作研發新品,當年蘄春舉辦第23屆“李時珍藥交會”時,他一次性拿出20多個蘄艾產品,讓縣領導都嚇了一跳。
  做產品必須有自己的品牌和定價權,這是田群的判斷。此前,中醫養生的艾灸消費已嶄露頭角,國內如河南南陽等地的艾草產業發展很快。田群首先要做的,是從藥理上確定“蘄艾”的“唯一性”。他請武漢的專家對蘄艾進行檢測,結果表明,蘄艾含有其他艾草所沒有的側柏酮和異側析酮成分,精油出油率也高出其他艾草兩倍,熱燃燒值高出10%以上。
  發現這一商機的,并非只有田群一人。2012年之后,蘄春從民間到政府都開始意識到,一把普通的艾草擁有廣闊的發展前景。此后,蘄艾的種植面積迅速擴大。據分管全縣大健康產業的縣委副書記江勇介紹,2013年,該縣以田群為主種植的蘄艾不過4000多畝,而在2015年,這一數字將超過6萬畝。“對連片種植百畝以上的基地,縣里都有資金補助,相較于蘄艾產品旺盛的需求而言,現有的種植面積還遠遠不夠!”江勇說
  開發
  每3天能誕生一個蘄艾新品
  種植面積猛增的背后,是蘄春蘄艾創業群和企業產品鏈的聚合爆發。
  短短三年,蘄艾產品鏈出現爆炸性擴容。記者在蘄春縣的一些蘄艾加工企業看到,僅用于艾灸的艾條,目前就已出現近百個品種。其他諸如艾精油、清新劑、艾牙膏、香薰艾甚至添加了艾絨的衛生巾等產品,都已成為蘄艾產品鏈上的主打。“去年每公斤蘄艾收購價還是4元-5元,現在漲到10元左右,還經常斷貨。”“今年上半年蘄艾產品研發,可能是每7天出一個新品。但7月份之后,可能每3天都有一種新品推出。”逢人便講蘄艾,對蘄艾推廣情有獨鐘的蘄春女縣委書記趙少蓮告訴我們。
  一批蘄艾企業如雨后春筍般成長。截至今年9月,蘄春當地具有新品開發能力的加工企業已達95家,其中投資500萬元以上的有11家。為搶占市場,叫響品牌,這些企業各顯神通,從保健品、化妝品、日化用品等不同領域入手,開發的蘄艾產品達到18個系列,近200個品種。
  銷售
  近500家網店賣蘄艾產品
  蘄艾市場的擴張,從一開始就帶有強烈的互聯網基因。僅在蘄春本地,已有近500家網店銷售蘄艾產品,這其中誕生了超過20家天貓旗艦店和皇冠、藍鉆級別的蘄艾電商,年銷售額近億元。蘄春也一舉進入全國網上購物最活躍的三甲縣。
  除了網上銷售,蘄艾實體店的擴張同樣有著互聯網的身影。
  張吉匯是目前蘄艾創業者中為數不多的研究生。幾年前,這個蘄春小伙還是湖北理工學院的教師。今年4月,一家名為“千年艾”的艾灸養生館在蘄春縣城里的繁華地段開業,這是張吉匯的第一家店,他的目標是3年開到1000家店,采用的方式是網絡眾籌。目前,在深圳、中山、東莞等地,千年艾的多家加盟店已裝修完畢。
  38歲的湖北易慧資本運營公司董事長張迎峰,則是用另外一種方式推廣蘄艾。去年3月,總投資20.5億元的蘄艾產業園在蘄春正式簽約,“一區四中心”模式將成為更多蘄艾企業的孵化基地。
  去年至今,馬來西亞綠野集團、香港盛凱元養生集團、上海東方博艾、廣州伊妮德生物科技等多家企業紛紛牽手蘄春,共謀蘄艾產業發展大計。
  推廣
  “蒲公英計劃”壯大蘄艾產業
 
  爆炸式增長的蘄艾創業群,正在重塑蘄春當地艾草產業鏈,首先受益的是人力資源。
  受益者最前端的是蘄艾種植農戶。記者在當地了解到,除了種植蘄艾本身帶來收益外,收割蘄艾也成為很多農戶的主要收入之一。“蘄艾一年可以收割三季。今年種植的蘄艾,請了100多戶村民參與收割,一季開出的工錢就達200萬元。”田群對記者說。他認為,農戶增收,是蘄艾產業發展帶給蘄春人的首要福利。
  此外,線上與線下蘄艾產品的推廣,使得艾灸專業人士在當地出現緊缺。為滿足需求,去年9月,蘄春仿照“沙縣小吃模式”,采取“政府主導,部門配合,社會承辦”方式,大規模免費培訓艾灸技師,培訓周期一般為一個月。這些技師如果想出去開店創業,還能獲得當地提供的低息貸款。此舉在當地被稱為蘄艾發展的“蒲公英計劃”。
  短短一年,蘄春培訓出的艾灸師已超過千人。與政府行為同步的,是各大蘄艾企業也開始培訓自己的艾灸專業人士,推廣蘄艾產品。10月6日,蘄春的“赤方蘄艾養生灸法培訓班”開到了第十三期,這個由當地艾灸醫師江滿春個人主導的艾灸培訓班,每期培訓學員20人。吸引國內眾多愛好者,最遠的學員來自法國。
  如今,職業艾灸師正成為一個“錢景光明”的職業。江滿春說,艾灸人員月工資已由去年的2000余元增長到4000余元,而且人員供不應求。
  規劃
  蘄春構建“中國艾都”
 
  擁有原產地的金字招牌,并不意味著蘄春的艾草產業就能高枕無憂。
  國內艾產業發展最早的地方,是河南南陽。今年9月底,記者專程赴南陽采訪發現,當地艾產品主要以艾灸棒為主。但與蘄春一樣,艾草產業已正式進入當地政府視野,納入全市發展規劃。“蘄艾的優勢在于藥材的地道性和產品的高質量。”湖北省中醫院康復科教授齊小田認為,《本草綱目》之后,蘄艾“為天下重”的品質已有定論,蘄艾產品需在防偽與宣傳上下功夫。
  而蘄春當地政府的眼光顯然不止于此。今年,蘄春正式確立了構建“中國艾都”的目標,計劃到2020年,實現單一艾產業產值突破100億元。縣長詹才紅滿懷信心地介紹,從質量體系到品牌建設,當地正亮出一系列組合拳。
  蘄艾產業的融資體系亦在快速搭建中。今年初,一個2000萬元的蘄艾產業基金成立,為企業提供金融支持。去年12月,隨著蘄艾產業園在上海股交中心掛牌,蘄艾企業的融資之路正快速拓展。記者獲悉,蘄春目前已有4家蘄艾關聯企業成功上市上柜。
云南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