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鄉”湖北蘄春打造產業鏈預防風險

發布時間:2016-05-12 14:42 來源:未知 閱讀:
  湖北蘄春借網店年銷售7000萬元艾草,甘肅2.6萬戶藥農參與中藥材保險中藥材價格如同“過山車”,如何抵御市場風險?各地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在湖北蘄春,當地深挖中藥材品牌,一個由艾草編織的產業鏈正在迅速膨脹。蘄艾收購價格已從過去3元一斤,漲到現在8元一斤,農戶、企業都賺到了錢。
  在甘肅定西,當地鼓勵企業、個體經營者開設各類網店,讓定西的中藥材網上銷售,以此搶回中藥材話語權。中藥材價格何時回暖?有業內人士對長江商報記者表示,在中藥材價格周期性規律下,下半年價格可能持續走低,明年有望回暖。
  蘄春127家網店全球推銷蘄艾
  湖北雖不像云南、甘肅等藥材種植大省向外輸出,但在中藥材品牌挖掘上獨一無二。蘄艾就是湖北省深挖中藥材品牌的一個成功案例。中藥材價格起起伏伏,艾草價格這幾年一直穩中有升。蘄春正是看準了這塊“金字招牌”,將自己“蘄春四寶”之一的蘄艾,在全國打出了名號。
  在鄂東南地區,但凡嬰兒出生或者夫婦新婚前,大多要過一道“洗澡門檻”——用采摘晾干后的蘄艾葉為主要原料,煎水沐浴更衣,以示健康無災。
  蘄春縣藥材辦主任張軍告訴長江商報記者,艾草處處有,但蘄艾的藥效“獨一無二”。“蘄艾無毒,有理氣血、逐寒濕、調經安胎、溫經止血、清熱止咳消痰等功效,是不可多得的中藥材品種。蘄艾的揮發油含量比普通艾草高一倍,黃酮含量比普通艾草高30%。”
  端午前后采摘的蘄艾,藥用價值最高。8月20日,長江商報記者在湖北李時珍養生集團生產車間看到,新鮮加工后的蘄艾,在工人的手里輕巧一卷就制成蘄艾條。該公司董事長、蘄艾產業協會會長田群說,除蘄艾條外,蘄艾產業前景頗廣,艾精油、牙膏、香薰、衛生巾都是主打產品。未來,蘄艾將像沙縣小吃一樣,通過職業培訓,將品牌帶到全國各地。
  蘄春傳蘄艾專業合作社負責人駱百林種植、生產艾產品,并在線上、線下拓展業務,他計劃未來5年在全國開1000家養生加盟店,主銷自己的蘄艾產品。
  去年,蘄春蘄艾種植面積達到3萬畝,97家企業參與蘄艾產品研發生產,127家網店將蘄艾推銷到全國各大城市及海外,借助“互聯網+”,該縣誕生了20余家皇冠、藍鉆級別的蘄艾電商,蘄艾網絡年銷售過7000萬元。
  這一年,投資20余億元的蘄艾產業園項目成為國內首個在Q板掛牌的蘄艾企業。淘寶網上搜索“蘄艾條”,銷售店鋪超過5500家。蘄春縣年新增醫藥工業企業16家,達到249家,藥物交易額18億元。
  2015年初,龍頭藥企李時珍醫藥集團上馬蘄艾中藥飲片等三期工程,年產值將突破20億元,年利稅過5000萬元。7月中旬,湖北時珍本草科技有限公司、赤方蘄艾有限公司、蘄春地道藥材公司3家企業申請使用蘄艾地理標志保護專用標志,并通過省質監局初審,意味著該縣蘄艾產業發展將跨入一個新平臺。
  一個艾草編織的產業鏈正在蘄春迅速膨脹。長江商報記者拿到一組最新數據:2014年蘄艾制品全年實現銷售5.77億元,今年1-6月實現銷售4.06億元,同比增長41%。今年蘄艾文化節后,7月份全縣蘄艾制品企業實現銷售0.877億元,單月環比增長29%。其中,6月16-19日蘄艾文化節,兩天實現交易額2979萬元。
  張軍說,蘄春在品牌挖掘上嘗到甜頭,蘄艾收購價格從過去3元一斤,漲到現在8元一斤,預計明年價格還會繼續攀升,農戶、企業、藥商都賺到了錢。
  甘肅網絡售藥奪回話語權
  除湖北外,全國各地都在想辦法應對中藥材價格下跌。長江商報記者了解到,甘肅中藥材資源覆蓋區域廣、資源種類多、種植產量大。目前,中藥材種植面積和產量居于全國首位,產量約占全國產量的20%。“甘肅的中藥材行情看隴西,隴西的中藥材看首陽。”長江商報記者了解到,甘肅中藥材的上漲起始于2009年,2012年達到巔峰。藥材種植戶、藥材商從中藥材市場分了一杯羹,也著實因為價格波動嘗到了苦頭。
  為了應對中藥材價格下跌,去年甘肅定西市下發《定西市2014年中藥材產值保險試點方案》,在隴西、渭源動員藥農參加保險,規避種植、市場風險,提高抵御自然災害和價格波動的能力,建立風險保障體系。去年,兩個試點縣有15戶種植企業、8個種植合作社和2.6萬戶藥農參加了保險,投保面積8.77萬畝,收繳保費470多萬元。
  近年來,中藥材初加工無硫化成為各方關注焦點。一位接觸中藥材5年的經銷商告訴長江商報記者,過去多數中藥材含硫是在初加工時就使用硫磺,比如:白芷、白術、白芍、丹皮、毛知母,菊花等。這些藥材含水分大,直接晾曬時間長。如果遇到陰雨天,沒有曬干的藥材容易腐爛變質,如白芷,藥農采挖出鮮貨后便直接用硫磺熏,一般熏蒸24小時后,才攤開晾曬。如果遇到下雨,堆起來繼續用硫磺熏,等天氣放晴后再攤開晾曬。
  今年,更多的含硫超標藥材被廠家紛紛退貨,加工購買無硫藥材的人越來越多。甘肅引導倉儲企業推廣使用先進貯藏技術和作業標準,探索無硫倉儲方法,推廣使用倉儲保質新技術。
  此外,甘肅還動員藥企網上賣藥材,主推甘肅自己的藥材品牌。該省在淘寶網上開“甘肅館定西分館”,鼓勵企業、個體經營者開設各類網店,讓定西的中藥材網上銷售,增加地產中藥材特別是黨參、當歸、黃(紅)芪等主要品種的話語權。
  據當地媒體報道,該省引進一批國內中藥制藥企業集團來定西投資建設,發展中藥材精深加工,盡可能地延長產業鏈條。同時采取聯合、兼并、參股、控股等多種形式,加快現代制藥行業戰略性重組,提高產品附加值,提高市場認知度,擴大國內市場銷售額和出口貿易額。
  建預警機制 防盲目種植
  “由于不理性種植面積的快速擴展,中藥材供求關系失去平衡。”8月21日,湖北一位不愿具名的藥材經營商預計,以三七為代表品種的中藥材價格下降預計將持續至少2至3年。
  蘄春縣大眾藥行老板潘勇勝則認為,中藥材行情有個規律性:三年一個小周期,五年一個大周期,現在剛好就在這個節點上了。“今年下半年價格可能持續走低,明年有望回暖。”
  農戶、藥企、政府究竟該如何應該應對價格重圍?張軍認為,中藥材屬于特殊的農副產品,要想穩定打造品牌注重深加工,從而有更多的定價權;另一方面,還需要政府、協會、企業等多方面聯合,建立有效預警機制和儲備制度。
  此前,全國多城市的中藥材種植大戶已在呼吁建立更加及時的預警機制,以防止盲目種植。
  “目前這種現象,還是對接的機制不完善。現在跌價,對下游需求企業來說,應該說是一種利好,但長遠來看,整個產業鏈是一種共生共存的關系,對需求企業同樣需要積極參與到預警機制的建設中去。”湖北中醫藥大學特聘教授、武漢市政協委員侯立新說,應由國家協調相關部門,共同建立信息發布預警機制,充分發揮中藥材專業信息平臺的作用。
  云南三七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曾立品認為,可采用“政府+企業+協會+專業合作社+農戶”的模式,在政府的引導下,以龍頭企業帶動,讓合作社和農戶更多了解全國市場價格的波動,以此來減輕在價跌時農戶的恐慌心理,也避免價低時農戶盲目拋售導致中藥材價格更低的情況。
“國家應建立和實施種植戶補助政策,在必要時采取國家和企業收購儲備,發揮儲備的‘蓄水池’作用,解除種植農戶的后顧之憂,解決藥企的尷尬。”業內人士建議,政府還要加強監管,將中藥材價格炒作行為暴露在監控體系下。
云南快乐十分